鹤川

肝不够

关于焰与君

起初只是想写两个闷骚男孩双向暗恋的故事,稀里糊涂的就写多了,咕噜咕噜的都是废话吐槽


龙族的故事太寂寞太伤感了,自己脑补着加一咪咪日常,希望能给看到的各位一点点安慰


上篇刚开始动笔的时候,苏茜还画着好看的法式长眉😢不想改动了,让我这个同人透明任性一次让那个温柔的女孩在某个ooc的世界线里活下去吧

焰与君 中

“路明非,有时间吗?”


楚子航微微抬起的他的眼睛,湿润温和的棕色里有金色的火光闪动着。


路明非眼神离不开他鹿一样的眼睛,慌忙推开身边一滩一滩的醉鬼向楚子航和伊莎贝尔走去。




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是有任务吗师兄?”路明非走到楚子航身边探头看了看,并没看到他那把像日本少女的长眉一样的刀。


“嗯,校长让我们一起去他的办公室。”


“哦哦哦……”


“既然已经找到了会长,那没有我什么事了吧。”伊莎贝尔后退一步,优雅的向两人行了一礼,带着官方的完美微笑,“舞团还有一些训练,我先走一步了,会长。还有楚干员。”


“啊……是!”


“谢谢。”楚子航面瘫着一张脸向白裙美少女点头致意,转头就带着路明非往校长办公室走去。




“不客气,会长的事就是我们学生会全体干部的事。”伊丽莎白在他们身后依然语调平静而优雅的回复到。




“???”


又出什么大事了吗?可伊莎贝尔的口气听着又太平和了些。说起来这一季白裙美少女军团的训练服真长,远看着像婚纱一样……吓死了,刚和师兄一起过来的时候乍看超像一对订婚宴上刚出来的小夫妻……路明非胡思乱想着,眼神还偷偷在楚子航笔挺的衣领和柔光的廊灯光下脖子和耳垂之中胡乱扫视着。




师兄是真的帅诶,连耳朵都长的帅气逼人……佩服佩服,要不是今年师兄毕业了狮心会新生入会数能输给学生会?哇,好像我就是学生会会长。这么想真是太助长敌人的威风了吧。


太难得了,难得脑子放松了下来,在那片海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的即使他在逃开学生会的一切也没办法放松下来。路鸣泽说他没出息的像个怕死的凤凰,明明只要自焚一下就能解决的问题,还在犹豫什么呢。


路明非看着这小魔鬼凑的近近的可爱脸蛋,越看越像给鸡拜年的黄鼠狼于是掉头就跑出了梦境。


芬狗都搬出去了一年多了,半夜醒了听不见他那没心没肺的打鼾居然有点寂寞。那天的月亮特别亮,忘记拉上窗帘的屋子里像灌满了水银一样。



“那不是月光,也不是水银,是你的孤独啊,哥哥。”


路明非才意识到一直走在他前面的楚子航忽然停下脚步了,不,是被人按下暂停键了。



“真让我伤心,明明已经有能装满这个世界的愤怒了,还在意一个屋子的悲伤做什么呢。”还是衣冠楚楚穿着三件套的小恶魔笑的有些危险,


“嘛,就算是奥丁齐格飞圣乔治一起复活过来,我可也不准备把哥哥放出我的手心。”路鸣泽看了一眼楚子航,小屁孩眼睛里的火焰瞬间腾的燃烧了起来了。赤金色的焰火愤怒的犹化作了实物冲了过来,上万度的怒火让所有被波及的物质变成了灰烬,一秒钟都不到滚烫的空气就已经涌进了他的肺管,几乎烤熟了他的肺泡。太烫了,眼睑里的泪水瞬间被烤干了。久违的疼痛教他踩着瞬间被碳化成灰的地板,本能的窜到自家师兄的背上抱住了他。他想的很好,先对上师兄的眼睛来一遍不要死,再看一眼师兄手上的戒指再给自己一遍不要死。














戒指?


路明非的行动比思绪走的快太多了,还没来的及想是哪个幸运的女孩儿给师兄这个闷骚死巨蟹套上戒指了,就已经抓着楚子航的肩膀腰间发力,动作敏捷的像钢管舞名家一般面对着他了。




“呵。”


路明非听见了路鸣泽的冷笑,他还没有睁开眼睛,即使是龙族,眼睛也是他们几乎无敌身体的弱点,可致命的高温瞬间不见了,过度的温差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在电光火石间睁开眼睛,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了,没有火焰,没有愤怒,什么都没有发生,路鸣泽彬彬有礼的穿着小礼服站在他们的身后。




“真叫人失望啊哥哥,比起你亲爱的弟弟,你总是那么偏爱普通人类。”



“愚蠢的欧豆豆,师兄哪儿都不能放进普通人类的分类里吧。普通人类都有这种强度,龙族复兴难度怕不是得把全员复活来个龙王内部全国大赛。”路明非喘上一口气,隐约觉得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当留守儿童孤寡老人太无聊了?”明明他们关系自从一起打奥丁之后已经缓和很多了……吧



“怎么会呢哥哥~啊,麻衣出了新的单曲哦,走深情御姐路线,你还记得吗她可是早稻田音乐系毕业的呢,mv是零来伴舞的。可太棒了哥哥一定记得来捧场哦。”路鸣泽忽然嬉皮笑脸了蹦蹦跳跳的凑了过来,满脸推销员般商业又真诚的笑容请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我们家女团呦,“只要四分之一的生命就可以让我们家女团给您现场表演呦,让麻衣酱穿着比基尼给您敬酒也不是不可以呦~”


“我呸!又是诈骗营销,信你才有鬼。快走,等我从师兄身上跳下来你就要挨打。”

桥豆麻袋!!!动不了了!


被人抓着腰了!!!


……


……


被师兄抓着腰了!!!!!


师兄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是有人要害你!我敲,师兄你抓太紧了我跑不掉了啊!


路明非低头看到楚子航低垂的眼睛里金色像慢动作一样慢慢的抬起来了,而始作俑者的小恶魔冷笑着打了个响指,缓缓消失在他的面前了。


完了,要gg了,怎么办师兄会怎么想我,师兄这样的钢铁直男万一不堪受辱要带上小弟揍我怎么办,一世英明毁于一旦,万人有人路过怎么办,明天校报头版大概就是《学生会主席光天化日性骚扰前狮心会会长为哪般——揭秘卡塞尔三巨头不为人知的爱恨情仇》了!!!




‘为什么我的言灵不是时间零呢?’                           

——路明非觉得自己墓碑上大概可以刻这个了


啊,戒指。

忽然垂头丧气起来了。


“刚刚,就是你的弟弟?”楚子航恢复了,手臂施力换了个姿势把路明非托住了。

“啊,啊,是啊你醒啦师兄,在格陵兰海里就是他救了我们。”路明非被抱的有点脸红,正想说师兄你把我放下来吧,钙里钙气成何体统,新闻部那群小婊子看到肯定又要用污言秽语胡言乱语毁我们清誉了。

楚子航听不到他的内心活动,抱着他就往前方纵身一跃,原本他们站着的T形路口转眼间被霞红的潮水淹没了,和猩红的地毯搭配着看起来惊心动魄。路明非终于看清楚了,那是成千上万的朵玫瑰,刚刚采摘下来,江河入海灌进了这个狭窄的走廊。




焰与君 「上」

和旁人眼中冷静可靠的学长系印象完全不一样,楚子航是个像卡塞尔学院执行部特产般的男人。从按下开关的那刻开始,就会立刻失控,会一直燃烧到让自己连灰烬都不剩下。

不是扑火,他是只头都不回的冲向太阳的飞蛾。


“这是师兄的浪漫啦。”新闻部双十一单身狗拼单party某位正扒拉着泡面的s级学长往碗里加食堂德国师傅的拿手老酸菜,一边单手操作键盘补了组scv。自从师兄回来之后大家的记忆也都回到了原先的轨道。而自己一直躲着伊莎贝尔,也没有回安珀馆。像用光了所有的精力似的一个人默默的缩回了蜗牛壳里。


        “说起来,那个我们都忘了楚子航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剑桥折刀”


那个世界范围的言灵解除之后,据说几乎所有混血种的记忆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断层与损伤。苏茜学姐回到法国分部之后一直闭门不出,倒是兰斯洛特学长留在本部给狮心会后勤部门善后。


        “欢迎回来,对手。要不要我帮你办场欢迎宴会?”——狄克推多


“老娘累死了!帮我把学校泳池的加温器打开,再冰瓶香槟,五分钟之后到!”——诺诺


“交给我吧学妹!要不要你亲爱的师兄陪侍哇!师兄在古巴晒出来的古铜色美肌可不是吹的呦!”——炎之斩龙者

好大只。

路明非看见论坛的聊天板块不停刷新无聊日常的页面。心底某个紧绷的地方慢慢放松了。

某个遥远的农业行星上人族起义军正对着对面来势已退的虫族杂兵切菜剁瓜一样的大杀特杀。

诺诺一直以为楚子航从奥丁面具下逃脱之后只是失去了记忆,其实那时候楚子航并没有回来,他的意识被困在世界树里,被瓦尔基里们困在英灵殿里。路明非看见楚子航被白衣的女神们放进石棺里,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
真想数呀


英灵殿里没有洛杉矶夏天时那么清静和平的月光
其实本来想问问师兄睡了那么久的棺材有什么感想,但是一醒来就双双像暴走的初号机一样冲向体型大自己千倍的敌人,打完了还浑身火与血的掉进了格陵兰海,被捞起来的时候两个人gay里gay气抱的死死。

太默契了,问不出口。

回来之后一睁眼看见的是小巫女。是醒来后的校长保住了他,在冰窖底层据说原子弹爆炸也弄不出什么损伤的炼金库房的傻傻的看了半个月陌生的天花板。听诺诺隔三差五的告诉自己龙王言灵解除之后的事情。每天还能喝到一杯密党派帕西送来掺了毒药阿尔卑斯山山顶的顶级矿泉水。反正也毒不死,挣了。

就是久违的头晕目眩看见了五分钟的幻觉。

光怪陆离的        


新闻部的那群变态跟踪狂都喝多了,嘻嘻哈哈的唱着分不清语种的怪歌。藏满了学校各位神奇八卦的脑袋们乱七八糟的要来晃去叽里咕噜,像一群人形八哥加乌鸦,超呱噪。

接替芬格尔上任后一个面生的副部长忽然跳上了桌子扯着一口苏格兰口音唱起了歌:

       “You say you love me ,I say you crazy ”

        “We’re nothing more than friends ”

        “You’re not my lover,more like a brother ”


什么鬼歌词。

路明非站起身丢泡面桶,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唱完之后好像更醉了的醉鬼们更开心了,嘻嘻哈哈又翘开了一支酒箱

“路会长来跟我们一起喝啊!您一个人在那边干嘛呢!”路明非想吐槽大哥你一个苏格兰人怎么一口天津口音,校内实习是去德云社不成?然后拿起酒杯不够拿来凑数的塑料漱口杯里喝了口从学生会酒窖里凯撒以前留下的威士忌,喝完举杯示意。变态宅们像某种就酒气冲天的猥琐的非牛顿流体一样冲过来

“路会长您养鱼呢!咋还剩这么多!”“您不喝就是不给我们新闻部面子啊会长!”“是男人就一口闷了!”“师弟你再不喝我就把你在日本光屁股照片发论坛加精置顶啦哈哈哈。”


一口喝了太多,腮帮子微微的鼓起来,更像在漱口了。一抬头看见现在门口穿着及膝白纱裙的伊莎贝尔,旁边还有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英俊男人

       


       ……楚子航

      面瘫师兄好像没戴美瞳,眼睛微微的垂着,睫毛在眼下打出了一小片晦涩的阴影。剪裁得体的衬衫还有些显瘦。

       “路明非,有时间吗?”


TBC

梦见老吉和恩哥在圣杯制造的许愿世界里现世了,如果一直如圣杯的愿望做一个凡人他们就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于是他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去了寺庙许愿,许愿了凡人的婚姻,去了人间的游乐场,人间的集市,然后在集市上恩哥忽然微笑着流泪了

“我们回去吧,吉尔”

“我已经在这世间灰飞烟灭了,吉尔,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回去吧,吉尔。
王不能被困梦里。”





真实梦境,人间不值得,🙂️

啊不完美的角色真的很迷人啊,短视,愚昧,鲁莽,浅薄,在不同的场景,人群,社群等等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视角犯下的不同的错误
犯下明确的恶行并且毫不悔恨,真的很迷人呢
不能再这么愉悦犯下去了,偷偷叨叨。
无条件的欣赏各种各样的“人”的个体是让别人不舒服啦,让人觉得高高在上啦,就当作是性🌟癖✨自己偷偷愉悦偷偷愉悦

想找瑞金的年操文完全找不到所以多了个脑洞
皇帝设定
一个血统比自己还要纯粹的囚犯,要带着他灿烂的金发和矢车菊般美丽的蓝眼睛永远在不见天日的塔里生活下去
“八岁的时候,父亲带我去见了那位囚徒,我们同岁。他痴迷的看着久违的阳光,美丽的金发和洁白的肌肤在阳光下闪耀着。让我几乎忘记了一路上湿淋淋的泥雪和让人作呕的腐烂味道。”
“哼,傻子。”父亲冷漠看了一眼囚犯萎缩的肌肉和迷离的眼睛,转身离开了。
我知道我的痴迷是错误的,但是无论如何我都忘不了初见时那种死与生具现的美。
所以,我登基的第二天他被作为一份送给我自己的礼物,被装在提箱里送进了皇宫
于是

存梗
四个好朋友合租房子,不同职业不同性格不同爱好在一起生活的故事
摄影师:工作时忙时闲,收入也是四个人里最不稳定的,但是因为是自己理想工作所以幸福度非常高,会去世界各地出差。性格温和友好,非常受所有人欢迎的男孩子。也是四人小组的精神支柱
擅长一些新奇有趣料理
每个月存钱,会为自己未来的目标攒钱
(双鱼)
审计师:很忙的社畜,朝九晚五是不可能的,考过的学位和证书最多,是一个工作之后还在念书的人,所以会做好几个国家不同画风的料理。过度精力旺盛,二十多岁了还是会跟自己发小因为你瞅啥而打架。
跳槽最多的一个家伙
非常不擅长存钱的浪费派,不过好在工作关系会偶尔买一些理财产品,有自知之明的早早贷款买了房(曾经一度被家人收走工资卡的不靠谱派)
(双子)
医生:非常温柔的正统女子力派,学历最高,也是个性上最稳定可靠的一个人。擅长滋补的料理,也是四个人里唯一一个记得每天做饭的人。即使每天过劳也要精致优雅的女孩。
和审计师的关系意外的非常亲密。
每个月会定额的存下一些钱,细碎开支等等分配也很优雅很好呢。会提醒审计师帮大家算出公共开支。
(天秤)
老师:实力的闷骚系,除了非常亲近的朋友几乎不会表现出毒舌跑火车的一面。表面看起来女子力很低,但是内心是有一点很少女部分的。典型的摩羯座。会被人吐槽看起来不像一个老师,其实面对小孩子意外的温柔而耐心。
刚工作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没钱了,后来才发现居然是花在游戏里了
是四个人里唯一一个不会做饭的人
(摩羯)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才画了一咪咪,腿个人设先啦~
一个因为长了一双魔眼而被抛弃在森林里的魔女和她一千多年以后遇到的另一个拥有魔眼的小孩
因为得到了森林神的庇佑只要树木丛生的地方就可以永生,虽然得到了庇佑但是到自己某次重伤濒死的时候才用掉了(后来分给了某个小屁孩一半的庇佑的力量

擅长的事情是种植,还曾经一度想把捡到小孩放到泥土里栽种,还好被好心的树精灵阻止了

庇佑的前提是永远不背叛森林的力量,所以小孩的一只手被拿走做了押金,还好只有一半的庇佑所以代价也少很多呢~

不擅长的事情是缝纫,一千多年了才学会做一种衣服,以后又过了两百多年学会了给衣服滚边,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年轻人对老师做出来的衣服总是漏胸hin不开心呢,所以试着自己把衣服的领子缝死了

后来去了人类的聚落里偷偷隐身藏在裁缝铺旁的树上偷师,在之后家里的新衣服就都交给他了

魔女小姐其实不是很在意,就是有点觉得自己学生做的衣服太复杂要穿很久,后来人类开始发行一种叫时尚杂志的东西之后家里堆了太多的那些东西……
不过算了,小孩子顽皮,原谅他了